位置: 主页 > R生活权 >【专访】温贞菱重回女工时代 「不靠男人凡事靠自己」 >
  • 【专访】温贞菱重回女工时代 「不靠男人凡事靠自己」

    2020-06-12
    温贞菱前些日子到俄罗斯读书,趁着假期回台湾继续开工,观众对她一直都是有文青、艺术家的既定印象,但温贞菱却不认为自己是个全然的「文青」。 温贞菱笑说:「我是还满爱看书的啦,但是我对文青这两个字界定在文艺青年,对我来说更深远,别具意义。」所以当有人说她是文青的时候,她不会特别去争论,反正大家的想法不一样也很正常,这就是一个形容词而已。 【专访】温贞菱重回女工时代 「不靠男人凡事靠自己」 温贞菱想到那天,她在俄罗斯的大剧院看完《安娜卡列尼娜》,心情很好,就在街上遛起跟她半身差不多大的气球,路边的小孩都指着她嚷嚷,「当我做一些比较快乐的行为,大家会觉得我很反差,但我平常私底下就是这样子的。」温贞菱不以为意。 温贞菱对于外界给她的形象有些不解,假如让妈妈知道,妈妈肯定会第一个跳出来反驳,「不!她是一个超级无敌调皮难控制的小孩。」 小时候为了防止她不见,妈妈还会在她身上绑条绳子。 「我其实不知道大家为什幺会有这样的误会。」温贞菱开始「自黑」,说着小时候常到公园抓虫、抓蚯蚓,把自己弄得流血头上又肿包的,甚至她常常会自顾自地去探索这个世界,猛一回头才发现,「啊!牵错人了。」 跟她熟的人都会说,「天啊!温贞菱,妳好粗鲁。」就连在俄罗斯唸书时,她也总是追着老师讨论事情,绝对不会因为意见不同就停止讨论,让老师觉得她是一个怪女孩。 温贞菱在公视《奇蹟的女儿》里饰演「雨鹃」,为了贴补家计,放弃联考到工厂做女工,受母亲影响从小就认为「不想靠男人,凡事得靠自己」。剧中的这句话到了温贞菱身上,又有不同的意义了。 【专访】温贞菱重回女工时代 「不靠男人凡事靠自己」 温贞菱认为,是人都会有依赖的行为,不管是依赖朋友、伴侣,亦或家人,但重点是在这过程里,你必然要有与自己独处的空间,这样你才会了解自己,这和身为男性、女性无关,而是妳选择过怎样的生活。 《奇蹟的女儿》讲述的是女工时代,当时女性的薪资、工作寿命,都比男性还要短许多,「会讲这句话的原因,不是在说靠不靠男人,而是那个年代男性享有的权利明显比女性好很多。」温贞菱挑出了这句话更深层的含义。 这让我想起去年金钟奖,她上台说的那段婚姻平权感言。温贞菱提及,她17岁因为在《死神少女》里演了同志,很多人夸她勇敢,但她从不觉得自己哪里「勇敢」。 「不用特别强调勇不勇敢这件事,我也不觉得有什幺好被感谢的,这就是我觉得必然要成真的事,如果有人站出来反对这件事,我就必然会支持下去。」温贞菱的语气一样温柔,但眼神更加坚定。 温贞菱支持婚姻平权已经快两年,她参与活动、游行,为的是想更了解这个族群,「我不会贸然去为了任何一个事情发声。」她说。 回到金钟奖的得奖感言,温贞菱有点不好意思,低头傻笑,「我根本不觉得自己会上台,一进座位我就把鞋脱了。」结果后来看直播的朋友问她,为什幺念到她名字的时候,她要帮自己拍手? 「因为我还在穿高跟鞋呀!」温贞菱替自己大剌剌的行为伸冤,这时候我开始相信她稍早说的那些,关于小时候喜欢抓虫子的故事了。 【专访】温贞菱重回女工时代 「不靠男人凡事靠自己」 上台后,她紧张到忘了跟颁奖给她的杨贵媚道谢,直说真的很对不起贵媚姐,还很对不起她提到的「流浪动物花园」,因为她把名字讲成「流浪动物之家」了。一年都快过去,她都还记得这些小细节,这位在金钟奖上大剌剌脱了高跟鞋的女孩,心思却也缜密。 跟温贞菱聊天会忘记她的年龄,她很有想法也很懂人情世故,其实她也才25岁,即便她一直觉得25岁其实不年轻了。 或许是父亲离开的早,最疼她的婆婆也过世了,让温贞菱默默把一家之主的角色拦在肩上,「我会不惜一切保护妈妈跟姊姊,我们三个女人是一起长大的。」回想到这些过往点滴,她露出很幸福、满足的笑容。 温贞菱清楚自己喜欢什幺、不喜欢什幺,她热爱表演,但热爱的事里面,也包含着某些她不喜欢做的事,就比如说,记者会。 【专访】温贞菱重回女工时代 「不靠男人凡事靠自己」 每次记者会结束,她就会躲在墙角,反省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够好,她也看得出来,每次宣传,演员就是为了宣传而来,记者就是为了写新闻而来,双方处在一个对这件事没有热情的状态,人与人之间少了交流和互动,显得没有温度,所以温贞菱养成了会去记得每个记者报导方向的习惯,有些记者喜欢新奇古怪的故事,有些喜欢温馨的,有些又比较热衷于感情生活,她边比划着边说:「我可能会準备一张稿纸,在那张稿纸上满足所有的人。」 温贞菱曾经非常逃避记者会,就怕不小心讲错话,一天的时间就毁掉大家好几个月的努力,「我们一定都有各自想诉说的故事,那个东西就会变成我们的动力,如果在记者会说错什幺话,或是不小心模糊了焦点,让最后的报导出来好像都不是在讲这个东西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很沮丧,毕竟最重要是戏,而不是我最近私底下怎幺了。」 在试图用戏剧反映社会的世代,娱乐读者,也成了不可或缺的环节,这对艺人来说,是最需要强健心智的部分。温贞菱21岁就拿了迷你剧集女配角奖,去年把女主角奖也抱回家,这是许多演员梦寐以求的事,但她对拿奖倒是看得挺淡,「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幺,不管接下来我是再也不会得奖,还是疯狂的得奖,都不影响我做任何事。」就如同得奖后,她毅然决然的出国唸书,温贞菱说,那时候很多人惊讶问她:「天阿!妳为什幺不改变计划,妳为什幺不留下来,如果妳留下来应该会有更多厉害的戏要找妳!」 她停顿了一会儿,告诉我:「自己有办法创造(跟上任何)浪的人,才有办法冲浪,而不是只去选择一道最大的浪。」道理就是这幺简单。 【专访】温贞菱重回女工时代 「不靠男人凡事靠自己」 温贞菱的每部作品都有很深远的意义,不管是《死神少女》、《一把青》、《血观音》或是今年的《奇蹟的女儿》,她很享受穿梭在不同时代里的感觉,「那毕竟是我们曾经有过的时光,可能是我妈妈,甚至是我婆婆那个时代的故事,你会慢慢发现,那个时代的问题,我们经历了4、50年,为什幺我们都没有改善?或者是改善的幅度如此的小,很多时候戏剧真的是这样,不单只是给观众看,是要我们思考,我们能做什幺,改变得了什幺。」 【专访】温贞菱重回女工时代 「不靠男人凡事靠自己」 温贞菱去了一趟俄罗斯,瘦了不少,热爱动物、海洋的她希望有天自己能吃全素,拍拍时代剧也能穿上古着,她笑说很多人都觉得她长得很古典,很适合穿有点年代感的衣服,刚好她也是个环保主义者,不忘在此呼吁:「大家尽可能的可以适用二手衣物,製造本身就是浪费,所以我很常买二手的衣服。」 这样看起来,温贞菱跟连俞涵好像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两个人的调性应该很合吧?温贞菱点头表示同意:「我跟她(连俞涵)满有话聊,但我会想强迫她去冒险,我就是喜欢冲浪、潜水,想带她去支持婚姻平权。」只是每每温贞菱提出「冒险」邀约,连俞涵都会说:「啊...我有一点人群恐惧症,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温贞菱模仿起连俞涵还有模有样。 【专访】温贞菱重回女工时代 「不靠男人凡事靠自己」 实际年龄连俞涵是姊姊,但骨子里真正的姊姊,其实是温贞菱。 人家都说女人的25岁别具意义,我问温贞菱,过了25岁是否真的感受到世界变得不一样?温贞菱歪着头想了许久才开口:「在俄文里面,数字1是一个单位,2、3、4是一个单位,5到0又是另一个单位,人家问我几岁,我会下意识回『24』,讲完才想到,『啊!已经25了』。」 对温贞菱而言,25岁不过是从这个单位词换到下个单位词的改变罢了,而她依然会在她的星球继续冒险,继续发光发热。 或许,「开始不能喝青木瓜四物饮」也是其中一个改变吧,温贞菱最后给了我一个调皮的眼神。 #《奇蹟的女儿》6月16日 每週六晚间9点于公视频道播出 图/姊妹淘、温贞菱脸书、公视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