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N生活网 >佔现代难治病六成‧中医治脾胃病疗效显 >
  • 佔现代难治病六成‧中医治脾胃病疗效显

    2020-06-17
    佔现代难治病六成‧中医治脾胃病疗效显(吉隆坡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现代难治病资料统计,慢性萎缩性胃炎伴癌前病变、炎症性肠病(溃疡型结肠炎)和肠躁症就佔了六成,医疗费不菲却没有实效,其他疾病则佔四成。中医学者强调,中医药治疗脾胃病师古而不尼古,具有广结各家各派理论和疗法的优点,在临床上有一定的效用。不过,由于中医药对主要病理因素如湿、热、瘀等和脾胃病复发之间的相关性尚无严格的临床研究,造成其有效性不具有循证医学的说服力,这也是中医药要面临的挑战和际遇。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胡鸿毅透露,临床显示,慢性萎缩性胃炎伴癌前病变和炎症性肠病与胃癌及结肠癌发病有密切关係,严重影响生活质量。以中国为例,每年有16万人死于胃癌,炎症性肠病的发病率上升近15倍,有肠躁症症状者为10至20%。他在题为“中医药防治胃肠慢性疾病的研究进展和主要思路”讲座上说,目前,慢性萎缩性胃炎伴癌前病变和慢性糜烂性胃炎的治疗仍然棘手,炎症性肠病在抗复发治疗研究仍有待突破。而现代医学对胃肠动力紊乱性疾病仍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法,不过,临床证实,中医药用于治疗这些脾胃病起着明显的疗效,促使研究人员展开不少相关临床研究,以更提昇疗效和安全性。胃癌年夺16万人命师从上海着名中医脾胃病专家马贵同教授的他重申,中医治疗脾胃病具有百川纳海,灵活善变的特色,尤其是更注重传统与现代认识的结合,反常合变,用药虽波澜不惊,但简捷切要,在这其中,医家推崇张仲景製方的精妙和李东垣的“脾胃论”,在临证时又往往将两者相互参用。胡鸿毅以喜用“黄耆建中汤”者为例,认为本方除了能温中补虚,缓急止痛之外,更有辛甘温通,升降平调之妙,因此也适用于胃气下溜、清浊相干和五脏气乱之证。“本方除治疗消化性溃疡属脾胃虚寒所致胃脘疼痛之外,也是治疗癌症化疗后胸闷噁心、纳差面黄、体虚气短证的核心处方。这些证象与李东垣述的脾胃虚弱,营卫气逆一证颇相似,他并没有列出具体药方,但指出当以甘温益元,辛散升发,微苦降逆的“同精导气”法为主,而黄耆建中汤则辛甘温通,升降平调,与大法相合。”他表示,临床上,医家多以本方少佐麦冬、半夏、八月扎、半枝连等甘寒、苦降等清凉导浊,既不伤脾胃又有助抑瘤,而绝少用大毒大苦之品,以防胃气伤而不复。他提醒,经方固然精妙,但须从实践出发,因时、因地、因人製宜,李东垣、叶天士等大家的可贵之处就是能结合当时的疾病特点,创立新论。例如对于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大多与“金匮橘枳姜汤”、“桂枝生姜枳实汤证”及“枳实汤证”相似,多数医家以痞证论治,疗效不俗。患者多脾胃虚弱胡鸿毅较后在接受专访时披露,胃肠病患者普遍有脾胃虚弱的问题,同时伴有热、瘀、寒和食积等问题,互相影响,错综複杂,是引起萎缩性胃炎和严重胃炎的最根本因素。治疗上就要根据病况来补虚、化湿、解毒、温胃、温阳、化饮等,再以胃镜来察看胃液的状况,根据病情来调整疗法。往往这可提昇疗效,减少药物副作用和减轻经济负担。他认为,过去临床上,有两种影响疗效的固化思维,一是医家在治疗萎缩性胃炎时或不遵循中医辨证论治理论的整体优势,望文生义,仅仅按照一些粗浅的西医假说来作为临床选用中药的依据;或者是把中药对该病的理解停留在表面层次,不主动地理解现代医学检查和最新的机理研究进展的内在意义,将之作为传统中医辨证论治的补充。而中西医结合治疗胃肠病的优点是提高疗效,即通过中医传统理论为基础,再配合现代医疗检查,就可更全面治疗和预防病变。他指出,胃肠病的治疗是複杂和多面的,但有其规律可依循,只要能掌握这种规律,就可在治疗上灵活变通,得以增强疗效。胡鸿毅举例说,临床治疗溃疡性结肠炎可根据肠镜下粘膜糜烂、溃疡、出血的表现,借用中医治疗疮疡的经验,运用清热解毒,化瘀止血和收湿敛疡法来创设处方,往往也取得良效。体内热毒盛会耗气中医有句话说:“大实有赢状”,意思是说,实邪结聚的病证,出现类似虚弱的假象,患者体内充满热、毒、瘀等,却表现出虚弱的症状如少气懒言、肢体不欲动、眩晕昏花等。胡鸿毅解释,患者体内热毒盛的话,发展到极致,就会慢慢耗人的气,就像肿瘤患者发展到末期时,表现虚弱,中医称“大实有赢状”。当然,也可能相反,由虚造成实,由于虚了实会更多。如气虚了,推动力不足,造成气滞,最后变成血瘀等,所以,无论患者或医家都不要被表象混闭,以免使病情恶化。可改善微循环障碍胡鸿毅指出,随着中国不少医学研究单位展开中医药对主要病理因素如湿、热、瘀等和脾胃病复发之间相关性的临床研究后,相信未来比较能够提出全面的证据来证明中医药的科学性和实用性,造福病黎。他觉得,临床上,有许多疾病有微循环障碍,但现代医学未必能有满意的治疗方案,而中医就能运用药物的偏性来改善微循环障碍,例如三七能活血祛瘀,消肿止痛,故在改善微循环障碍和抗炎、调整免疫功能方面可扮演一定的角色,已经从人们认为的伤科“圣药”,延伸运用于心脑血管疾病、溃疡性结肠炎等胃肠免疫性疾病当中,临床疗效显着。他说,另一个例子是抽烟和喝酒者的胃酸分泌度普遍较常人来得高,而且一旦合併幽门螺旋桿菌(Hp)的感染,就更会侵蚀胃粘膜而易有病变。但西药对于Hp的根治治疗受到抗生素耐药等因素的困扰,且未能有效控制或避免之后重新感染的机率,而受到Hp启动的炎症反应有时并不会随着Hp的消退而止步。中医则可放眼于全身整体功能及人体与Hp之间的关係,用药改变胃肠内环境,减少胃酸分泌和改变Hp的生存环境,阻断Hp引发的不良反应,进而达到防病及治疗的作用。这也是中医所讲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道理。/良医‧报导:黄秀仪‧2012.02.28


    上一篇: 下一篇: